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李同乐:发布-“亲爹妈连弃二孩案”落地:生父涉两罪被检方公诉、生母被撤监护权

  原标题:“亲爹妈连弃二孩案”落地:生父涉两罪被检方公诉、生母被撤监护权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丁国锋  …

  原标题:“亲爹妈连弃二孩案”落地:生父涉两罪被检方公诉、生母被撤监护权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丁国锋

  不顾父母反对,90后女子先是和男友同居并生下孩子,因生活窘迫无力抚养,将早产的女婴直接遗弃在了医院。一年后这对“父母”又生育一女,再次遗弃,孩子至今下落不明。

  冥冥中,让人意外的是,第一个孩子虽然出生仅有3斤多,还患有多种疾病,在鬼门关上挣扎,但在医院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下活了下来。多年来,可怜的孩子从未得到生父母任何照顾,幸好有福利院的阿姨们关怀,一天天长大。

  日前,这起令人痛心的生父母两次遗弃亲生女婴的故事,引起了《法治日报》记者的高度关注。据采访了解,2020年11月,昆山市法院判决撤销了遗弃女婴的母亲靳某某的监护人资格,指定了福利院为孩子监护人。

  该案审理期间,因这对“父母”涉嫌遗弃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警方在调查中发现,母亲靳某某在两次孩子被遗弃期间,完全被父亲吕某某一手编造的“老家父母养着”等谎言所蒙蔽,稀里糊涂地对自己怀胎生下的孩子不闻不问。甚至还被吕某某骗走了6多万元,用于吕某某和另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的生活花费。直到案发,这个“90后”母亲才从自己痴傻的爱情梦里清醒。

  2020年12月31日,昆山市检察院以被告人吕某某涉嫌遗弃罪、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等待这个荒唐父亲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狠心父亲编织谎言扔下早产女婴“弃养”

  2013年,刚满20岁的女子靳某某从外省到昆山打工,在工厂里结识了一个年长8岁、也刚到昆山的安徽男子吕某某,感觉到这个男人对她关爱有加,很快就坠入爱河。

  这段恋情没有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但是两人还是不顾一切地同居了。2014年,靳某某怀孕了,于是俩人决定生下小孩,认为这样兴许能让父母接受现实。但随着肚子渐渐大起,俩人又感觉到了经济拮据,以后怕是难以将孩子好好养育。

  2015年1月,靳某某在出租屋里早产生下了女婴,体重只有1.5公斤,随时有生命危险,不得已拨打120,母女俩很快被送进了医院。经过检查,孩子患有呼吸窘迫综合症、新生儿硬肿症、新生儿感染和新生儿肺炎、新生儿低血糖等多种疾病,情况十分危重。

  要挽救孩子的生命就需要一笔钱,而此时两人却无力支付。面对医院的催款,刚刚做了父亲的吕某某,决定带上靳某某一走了之。

  “你不用操心,已经联系老家人来医院缴费,孩子先留院治疗,治好后家人会带走抚养。”吕某某编织了谎言,轻松地让初为人母的靳某某相信了。

  之后的几天他们就更换了住处。虽然医院、警方不断打来电话,可吕某某还是拒接了所有来电。过了几天,母亲想要看孩子,父亲就用其他小孩的照片给她看几眼。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母亲要求看看长大点孩子的照片时,吕某某又以“家人养着不让看”“反对和你结婚”等理由拒绝。而靳某某也就稀里糊涂不再追问,对多年未见到的孩子也未察觉任何异常。

  故伎重演再次怀孕产女并“弃养”

  渐渐的,孩子的事情靳某某也不再提了。半年后,俩人感情慢慢淡泊了,吕某某告诉靳某某,借口要回老家看看孩子,之后偶尔也会回来和靳某某小聚,就这样俩人稀里糊涂过日子。

  2016年,靳某某再次怀孕了。2017年1月,靳某某在出租屋里又生下了一个女婴。这次孩子看上去很健康,吕某某却告诉她要把小孩托给叔叔婶婶,让他们带回老家给父母养。

  殊不知,当日狠心的吕某某抱着孩子,打了个摩的找了个异地小区,到了晚上看到有户人家里边有人,便偷偷把孩子放在门口遗弃了。

  俩人第二个孩子被遗弃半年后,男子便离开女子走了,从此没了音讯。期间,靳某某频繁地找工作、换工作,也没有再找到吕某某。直到2019年8、9月,男子又突然找上了女子,这一次开口就为了借钱。

  “要给父母买东西,给两个小孩买东西。”听着吕某某的要求,做过两个孩子母亲的靳某某想想从未尽责,就拿出了多年积蓄,还通过网上借了一些钱,陆续凑了6万余元给了吕某某。

  直到案发后,女子才从梦中惊醒。原来,吕某某不仅欺骗了历尽艰辛为他生育过两个孩子的靳某某,还两年多闹“失联”,期间并没有回老家,更没管过老人和孩子,而是在同一个城市里心安理得居住着,只不过和他同居的,是另一名女子。

  检察官愤然追诉生父刑事责任

  转眼距离俩人抛弃第一个孩子已经五年。当初反复游走在“鬼门关”的女婴,在医护人员竭尽全力的救治下最终幸存下来,被寄养在了福利院,有了福利院“妈妈们”的关爱,宝宝健康成长,如今也上了幼儿园。

  而连续抛弃两个亲生女婴,这种泯灭天伦的行为总有一天遭到法律惩罚。

  2020年1月,昆山市法院依法受理了申请人昆山市某福利机构与被申请人靳某某撤销监护权纠纷权一案,“靳某某一直下落不明。”昆山市检察院未检检察官张鹏回忆,一直到8月检察官走访福利院期间,偶然得知5年前曾有一名女婴被扔弃在昆山一家医院,医院留有女婴父母信息,但却一直不接电话。

  实际上,昆山警方也在当年报警后两次向当事人户籍地派出所发出协查函,均未查到有价值的线索。“这是一起典型的遗弃犯罪!”检察官敏锐地认识到。后经与公安机关共同研判,认为符合刑事立案条件,公安机关很快对吕某某、靳某某涉嫌遗弃罪立案侦查。

  一个多月后,这对荒唐“父母”被警方找到。2020年9月,昆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书出具鉴定意见:吕某某、靳某某是送检弃婴口腔拭子所属女性个体生物学父、母亲。

  2020年11月,昆山市法院作出判决,撤销靳某某的监护人资格,制定福利院为监护人。判决书显示,女婴在早产、病情很重情况下被父亲吕某某遗弃在医院,靳某某作为母亲对于多年未见到孩子未察觉异常,亦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寻找,未尽到监护职责。后又生育一女被吕某某遗弃,依然对多年未见到该女婴未发现异常,该行为系消极对两名女儿不尽监护职责,由其监护将不利于孩子健康成长。

  法庭上,靳某某向法院表示无力抚养孩子,愿意由福利院继续照顾孩子。法院据此作出上诉判决。检察机关根据相关查明的事实,对孩子生父吕某某以遗弃罪批准逮捕。

  归案后,吕某某还供认:2019年8月至2020年9月期间,编造“回家探望父母、看望孩子买东西”等理由,诈骗靳某某6万余元。后公安机关以被告人吕某某涉嫌遗弃罪、诈骗罪,于2020年12月21日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目前,该案已由检察机关正式向法院提起公诉,对第二个被遗弃孩子的查找工作,目前正在进行中,

  依据法律规定,家庭成员之间不得存在遗弃、虐待、家庭暴力等行为。而遗弃是指负有扶养、赡养义务的家庭成员,对被扶养人、被赡养人不履行义务的行为。

  “该案中当事人缺乏避孕知识,又未及时采取措施,最终生而不养、连扔两孩,十分荒唐。也暴露出年轻流动人员对于法律意识、责任意识、自我防护意识的薄弱。”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蔡道通认为。

  弃婴是全社会最弱势的特殊群体之一。近年来,各级检察机关在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上做足了功课,对弃婴行为进行了严厉打击。各地区各部门以及社会各界在弃婴救助和保护方面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目的是为了让绝大多数弃婴得到了妥善安置和生活保障。

  但是必须看到,弃婴现象仍屡禁不止,尤其是以患有重病的、残疾的婴儿为甚。

  “《刑法》规定故意遗弃婴儿构成遗弃罪,如果将婴儿故意至于危险境界,可能导致死亡,遗弃者可能还要涉嫌故意杀人罪。”昆山市检察院检察官张鹏认为,依法保障弃婴的基本生活和生命安全仍需要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张鹏建议,进一步打击和制止弃婴和弃养幼儿违法犯罪行为,增强父母及监护人的守法意识,相关部门也要加强对孕、产、养的衔接登记。应该进一步健全新生儿重病救助医疗体系,防止婴儿被随意扔弃、贩卖。

  该案也具有极强的教育警示意义:无论出于何种理由,父母都没有资格抛弃自己的孩子!不负责任的生而不养,或者明知自己无力抚养却屡生屡扔,诸如此类的弃婴行为必然遭到全社会的谴责,当事人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责任编辑: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林峰百问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2014jianfei.com/3478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