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黄志翔:发布-“越级”报警的女教师改行卖螺蛳粉,赏罚不明让人遗憾

  原标题:“越级”报警的女教师改行卖螺蛳粉,赏罚不明让人遗憾   文| 徐媛   近日,广西报警“救”了孩子…

  原标题:“越级”报警的女教师改行卖螺蛳粉,赏罚不明让人遗憾

  文| 徐媛

  近日,广西报警“救”了孩子的女教师何思云重回公众视线。2017年,她无意间听到多名女学生在校外托管机构被一名男教师猥亵,向学校和教育局反映。没有得到回应后,她“越级”报警,此后遭受无形的压力。同年,县教育局以其教师资格证作假为由,解除了她的合同。丢了教师工作的何思云外出打工,如今以卖螺蛳粉为生。算下来,她已经离开家乡快四年。

  何思云的遭遇在当时引起了巨大关注,尽管她的教师资格证存在硬伤,但不少网友认为,她是因“越级”报警遭受了打击报复。回顾整起事件,得知女学生被猥亵的遭遇后,何思云建议校领导立刻报警,但学校两名领导说要等校长决定;她随后通过手机短信向教育局长汇报此事,次日上午才收到回复。但此前二十分钟,她已经报警。这是所谓“越级”报警的由来。

  事件后续得到了处理,猥亵女学生的男教师被判刑,该校校长被免去职务,县教育局局长亦被诫勉谈话。事发不久,何思云的教师资格证被查出来作假,不能继续任职。时间点上的巧合,很难让人相信教育局的秉“公”执法里没有暗藏“私”心。

  从当年县教育局的回应来看,他们将举报猥亵学生事件和教师资格证作假,当成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报警给予肯定,但资格证作假行为不能容忍。所谓一码归一码,在合法合规的操作外衣下,被人抓住硬伤的何思云,也就没有辩驳的余地。

  但教育局没有说明的是,何思云称她此前评职称时向教育部门提交过该证,为何举报事件后才查出了问题?教育局四月份开始清查工作,为何九月份转正前才告知有问题,让她来不及重新考证?

  当然,何思云教师资格证作假,确实有自身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没有“越级”报警的事,她被处理也很难为自己喊冤。但这也正是引发网友猜疑的地方,尽管何思云自身有错,但如果她不去“越级”报警,是不是就能继续安心当老师。如此给人的观感,她丢了教师工作,并不只是因为教师资格证作假,而是“不懂规矩”,做了不利于教育系统脸面的事情。

  如今的何思云反省当年,也觉得自己有点冲动,认为当时如果让家长报警,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遭遇了。不得不说,这种反思,其实并不是公众愿意看到的。从保护学生利益的角度看,教师当然应该保留那份“冲动”,看见不良现象就该及时挺身而出,而不是瞻前顾后,耽误打击恶人保护学生的时机。

  图片来源:CFP

  不管何思云的过往存在怎样的瑕疵,她报警为学生发声,是值得赞赏的行为,是一个教师在履行她的责任。假证问题需要处理,美德本该得到奖赏和鼓励。相关部门若做不到奖惩分明,只是选取对自己有利的事情做,就算惩罚女教师师出有名,还是会令人觉得遗憾。

  因为这不仅事关何思云个人利益,对整个教师群体也会有很大的心理冲击。别的教师很可能从此事汲取“教训”: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想想别人“爱管闲事、冲动行事、不顾大局”的下场。无形中,举报的门槛被抬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每个举报人最好完美无瑕、无懈可击,要不然就可能被人抓住痛脚,予以“合法合理”的打击报复。

  在这样强大的心理威慑下,即便是最具有正义感的人,也不得不掂量举报的可能后果,最终望而却步。一个公正的、正派的社会,不应该让做好事的人如履薄冰,不能让每个愿意发声的人,面临着潜在的、不可预料的威胁和惩罚,不能让每个富含正义和良知的人投鼠忌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林峰百问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2014jianfei.com/3426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