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

黄发军:发布-飓风营救90秒!人类第一次成功破解恐怖劫机靠什么?

  原标题:飓风营救90秒!人类第一次成功破解恐怖劫机靠什么?   来源:瞭望智库   在过去的一年里,新冠肺…

  原标题:飓风营救90秒!人类第一次成功破解恐怖劫机靠什么?

  来源:瞭望智库

  在过去的一年里,新冠肺炎疫情阻碍了各国人的出行,但似乎并未阻止恐怖袭击的继续发生:

  8月16日,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一海滨酒店遭恐怖袭击,造成包括袭击者在内的至少16人死亡、28人受伤;

  11月2日晚,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市中心发生枪击事件,袭击者在6个不同地点开火,造成至少2人死亡、15人受伤。此后,“伊斯兰国”宣布对该事件负责;

  11月30日,联合国驻尼日利亚人道主义协调员爱德华?卡伦表示,尼日利亚博尔诺州一村庄遭极端组织“博科圣地”武装分子袭击,至少110人遇害;

  ……

  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公敌,在全球各国人民都在与新冠病毒奋力斗争之时,恐怖分子仍在不断挑战我们共同的底线!

  警钟须长鸣!

  库叔推出世界恐怖袭击事件回顾系列文章,此前曾推出2008年11月26日发生的孟买恐怖袭击事件,今天推出第二篇——1972年5月8日发生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卢德机场的劫机恐怖袭击,这是世界上首例反劫机成功的案例。

  文 | 王正兴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1

  劫持

  1972年5月8月,比利时“萨贝纳”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07客机从布鲁塞尔飞往以色列特拉维夫。飞机起飞20分钟左右,一名男子拿着手枪冲进驾驶舱劫持了飞机,与此同时,他的三个同伙也在客舱占据有利位置控制了乘客。

  飞机上共有乘客99名,机组成员10名,恐怖分子收缴了乘客的护照后将67名犹太人全部集中在飞机客舱后部,其他乘客则被集中在客舱前部,此举可明显看出是针对以色列。

  波音707-300机型信息表。

  劫机者是2男2女,经查都是“黑九月”组织成员,他们假装成2对夫妻登上飞机。

  [注:“黑九月”组织是巴勒斯坦激进派组织,曾策划实施多起恐怖活动,如震惊世界的1972年德国慕尼黑奥运会惨案。]

  劫机使用的2把手枪、2枚手榴弹、炸药、雷管等武器,是2名女子在登机前藏在化妆包和内衣里的,登上飞机后又悄悄在洗手间里取出,将手枪交给2名男子使用,这2名女子则使用手榴弹。

  劫机者可谓经验丰富,此前已成功劫持过以色列和德国的航班,这是第3次劫机。控制飞机后,男子要求飞机降落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卢德机场。

  18时左右,恐怖分子向塞浦路斯尼科西亚机场通报了飞机被劫持的消息,5分钟后,尼科西亚机场将消息通报给了卢德机场。不久,飞机与卢德机场塔台建立了联系。

  得到消息的以色列安全部门迅速把飞机被劫持的消息通知给各部门,所有人员马上行动了起来。

  以色列总理梅厄夫人授权国防部长摩西?达扬全权处理此事。很快,指挥小组就集中到了卢德机场塔台底层的房间:国防部长摩西?达扬、交通部长西蒙?佩雷斯、总参谋长大卫?埃拉扎尔、副总参谋长兼作战部长以色列?塔尔、空军司令莫蒂?霍德、中部军区司令拉哈万?扎维、南部军区司令阿里尔?沙龙、总参情报部长阿伦?雅里夫、步伞兵司令拉菲尔?艾坦。

  同时从塔台建立了直达梅厄夫人办公室的通信线路。总参侦察营应急分队在营长埃胡德?巴拉克的带领下第一时间赶到机场。经过讨论,最后确定的行动方针为:首先想办法阻止飞机起飞,然后利用谈判拖延时间,最后在恰当时机采取武力营救。

  服役时的埃胡德·巴拉克。

  19时05分,飞机在卢德机场降落,达扬开始与恐怖分子交涉,后者要求用人质交换被以色列关押的317名巴勒斯坦游击队员,并且给飞机加满油,答复期限为9日5时30分。达扬表面上答应了给飞机加油的要求,说需要时间准备,暗地里却命令巴拉克率人借着夜暗接近飞机,放空了飞机上的油料,还扎破了飞机的轮胎,使飞机无法起飞。行动第一步暂时实现作战构想。

  22时左右,恐怖分子改变主意,要求以色列必须在两小时内放人,然后用两架飞机把他们送往开罗,与之交涉的情报部长雅里夫声称,两小时根本找不齐名单上的人。恐怖分子又要求用阿拉伯语谈判,于是会说阿拉伯语的国家安全总局调研处长维克托?科恩被从家里紧急召往机场。

  22时30分,恐怖分子宣称在飞机上安放了1个小时后爆炸的定时炸弹,指挥组瞬间紧张起来。赶到机场的科恩开始与恐怖分子用阿拉伯语交涉,想尽办法安抚恐怖分子的情绪,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

  焦急的达扬欲在此时实施突击行动,但被科恩以时机未到阻止。

  被称为“独眼将军”的以色列国防部长摩西·达扬。

  老这样拖着也不是个办法,恐怖分子又不是傻子,必须得拿出点东西赢得他们的信任。以色列方面为表示诚意,答应给恐怖分子派两名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好机会必须要把握住,这两名国际红十字会代表是可以好好利用的。

  2

  拖延

  5月9日5时30分,两名国际红十字会代表到达机场。8时30分,比利时负责中东事务的外交部长助理也来到了机场,他向恐怖分子传达了比利时政府的建议:用100万美元交换人质。100万美元对于恐怖分子来说太少,况且恐怖分子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钱。虽说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显然这次不行,恐怖分子当场拒绝该条建议。

  12时左右,恐怖分子要求1名红十字会代表前往飞机监督机械师更换通信系统的电池,返回时该名代表带来了飞机的机长利维。利维带来了恐怖分子的口信,要求以色列马上放人,否则就炸毁飞机,同时带来的还有恐怖分子转交的炸弹模型。

  达扬与众人商议后决定先答应恐怖分子的要求,麻痹他们,所以让利维转告恐怖分子:以色列会释放名单上的人,首批150人很快会被飞机送往开罗。利维返回飞机后向恐怖分子转告了以色列的口信,恐怖分子听到消息后认为威胁起到了效果,情绪有所好转。

  利维曾在英国皇家空军服役,参加过二战,经验丰富,他开始不断与恐怖分子聊各种话题,以此安抚恐怖分子的情绪。

  在指挥组与恐怖分子谈判的同时,突击队也在机场的另一架波音707飞机上紧张有序地进行临战训练。突击队由总参侦察营15人组成,营长巴拉克刚确定了名单,又有3名军官赶来,非要参加行动,巴拉克只好调整人员让他们加入行动,换掉了1人,共计17人。

  突击队刚开始确定的方案是在恰当的时机突入飞机用火力压制恐怖分子,但这样容易误伤乘客,所以更改为突击队员身着机械师的服装,接近飞机后再使用手枪击毙恐怖分子。

  科恩还在塔台与恐怖分子进行着谈判。恐怖分子要求利维和机械师出去检查飞机状况,很快利维就表示飞机确实无法起飞,需要维修。恐怖分子随即要求机场把飞机拖进机库检修,红十字会代表必须现场监督。考虑到恐怖分子的这些要求会打乱突击行动,科恩遂以各种理由拖了下来。

  根据已知情报,巴拉克给突击队明确了任务:

  第一梯队13人,其中2人从前门突入,左侧机翼的两扇应急门各有2人突入,其余7人担任主攻,从机尾后门突入,从左前应急门突入的队员同时负责炸弹拆除任务;

  第二梯队4人,全部从右侧应急门突入,但突入时间要稍晚于第一组,防止被从左侧突入的队友误伤。

  恐怖分子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终于放松了警惕,达扬命令突击队出发,于是巴拉克带领着突击小队身着以色列航空公司机械师白色工作服出发了。

  为进一步麻痹恐怖分子,16时05分,一架空飞机被拖到恐怖分子能看得到的跑道上,以色列方面告诉恐怖分子稍后被释放的首批150名巴勒斯坦游击队员将乘坐这架飞机前往开罗。同时还让一些士兵身穿囚服站在候机大楼冒充被释放的巴勒斯坦游击队员。

  过了一会儿,几辆带着篷布的卡车在候机楼和客机之间来回穿梭,恐怖分子以为自己的同伙正在从候机楼向飞机转移,以为离成功越来越近,其实车上啥也没有,一切都是以色列方面的欺骗战术。

  突击队到达飞机附近后,红十字会代表传达了恐怖分子的要求:所有人必须敞开衣服从驾驶舱前经过,以确认没有携带武器。好在队员们都将武器隐藏了起来,恐怖分子又命令机组成员对机械师搜身,同样没有发现异样。突击队按照计划,占领了各自的战位,等待站在机翼下的巴拉克的突击命令。

  3

  进攻

  16时24分,巴拉克吹响了进攻的哨音。

  从左前应急门第一个冲进机舱的拉哈米姆用希伯来语大喊“趴下”,这时在客舱中部的男性恐怖分子发现有人突入飞机,于是向拉哈米姆开枪射击,拉哈米姆侧身躲闪,在恐怖分子射击间歇向对方冲去。

  突击队员身着白色机械师服装突入飞机。

  在拉哈米姆躲闪的同时,第二个突击队员奥马尔从距离恐怖分子更近的左后应急门冲了进来,迅速向恐怖分子开了两枪,一枪正中眉心,将其击毙。两名队员突入飞机后,另外一名队员伊切克也从机舱前门冲了进来,这时在驾驶舱的恐怖分子听到客舱的动静后正好来到客舱前部,发现有人从前门冲了进来遂举枪射击,击中了突击队员伊切克的左臂,伊切克忍痛还击,但没有一颗子弹打中恐怖分子。

  这时,客舱中部恐怖分子的威胁已经解除,拉哈米姆迅速转身与伊切克对恐怖分子形成前后夹击之势。恐怖分子又掉转枪口向拉哈米姆射击,但都没打中,拉哈米姆边开枪射击边向恐怖分子冲去,子弹打光后,拉哈米姆跳到椅子后面迅速更换弹匣,继续向恐怖分子射击。

  在二人的对射中,恐怖分子头部中弹退到厕所关上了门,拉哈米姆迅速冲了上去,打开厕所门击毙了恐怖分子。

  在拉哈米姆更换弹匣的同时,第二梯队从右侧应急门冲进了机舱。但他们刚进飞机,拉哈米姆和恐怖分子对射的子弹就飞了过来,1名人质被流弹击中,突击队员们不得不进行躲避。

  这时,一名人质向突击队员内塔尼亚胡指认一名浅黄色头发的女子是恐怖分子,内塔尼亚胡遂一把抓住该名女子的头发,但头发却脱落下来,原来恐怖分子戴了假发,内塔尼亚胡再次抓住恐怖分子的真头发,二人扭打在一起。赶上来的突击队员阿什肯纳齐对准恐怖分子的脖子开了一枪,子弹穿过恐怖分子的脖子又击中了内塔尼亚胡的左臂。

  此时,拉哈米姆也从客舱前部赶来,迅速解除了恐怖分子身上的炸弹起爆装置,随后这名女性恐怖分子被另一名突击队员带下飞机。

  突击队行动示意图。

  不过,担任主攻的小组在后门把开舱门的顺序搞反了,耽误了宝贵的时间,最后才进入飞机。进入飞机后,在正对着的客舱入口处挂着一面帘子,突击队员达扬刚冲过去,一个满脸通红的人就冲了过来,达扬抬枪射击,将来人打倒在地,后被证实此人为惊慌失措的乘客。

  进入客舱后,里面的战斗早已打响,人质因为害怕都趴在地板上。混乱中达扬看见有个人质用手指着,嘴里却害怕得说不出话来,达扬顺着人质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名女子手里攥着一枚拔掉保险的手榴弹,紧张地蜷缩在客舱角落。达扬迅速冲过去用枪顶住女子的脑袋,另一只手夺下了手榴弹,随后另一名突击队员将该名恐怖分子带下了飞机。

  行动结束后,乘客走下飞机。

  突击行动到此结束,用时90秒,随后爆破专家迅速登上飞机将炸弹拆除。

  这次行动,4名恐怖分子被击毙2名,俘虏2名,突击队员有2人受轻伤,乘客中有6人被流弹所伤,其中1人因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

  这次行动也是全世界公开的首次成功的反劫机案例。

  两名被俘虏的恐怖分子被判处无期徒刑,但后来在1979年和1983年被分别用来与巴勒斯坦游击队交换被俘的以色列士兵。

  4

  加塞

  其实,对于营救行动来说,并不是人越多越好,尤其是反劫机这种狭小空间内作战,对于人数的限制是更加严格的。那为什么身为营长的克拉克,在确定了人数以后,又允许跑来的三个年轻军官加入战斗呢?

  这三人分别是:中尉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带领第二梯队从右侧机翼应急出口突入;中尉乌齐?达扬,带领第一梯队主攻小组从机尾舱门突入;少尉奥马尔,从左后应急门突入。

  当时,内塔尼亚胡和奥马尔在8日夜里有事外出了,当他们深夜返回后发现营区里一个人都没有,哨兵告诉他们卢德机场发生了劫机事件,所有人都去了机场,二人听后马不停蹄地驱车赶往机场。

  乌齐?达扬当时正在家里养病,当听说卢德机场发生劫机事件后立马就奔赴机场。

  本雅明?内塔尼亚胡,1967年开始在以色列总参侦察营服役,1972年退役,军衔为上尉。1996年至1999年担任以色列总理,在1999年的总理大选中被本次行动指挥官埃胡德?巴拉克击败,无缘总理。

  2009年,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再次担任以色列总理,2013年获得连任,2015年获得第三次连任,成为以色列有史以来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理,可见其在以色列人心中的地位。

  他还有个哥哥叫约纳坦?内塔尼亚胡,当时是总参侦察营的上尉,本来在这次反劫机行动刚开始定好的15人之中,而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赶到机场后,也强烈要求参加行动,哥俩都想参加,又都不想让对方参加。最后,巴拉克拗不过本雅明,只好让他参加行动,而把约纳坦从行动中排除了。

  现任以色列总理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当时也参与了营救行动。

  约纳坦?内塔尼亚胡在总参侦察营中的声望也极高,后来在指挥恩德培机场作战中不幸牺牲,被视为以色列的英雄。

  [注:恩德培机场事件是以色列突击队营救人质的一次行动。1976年6月27日,一架法国喷气式客机载客258名,从以色列飞往法国,中途在雅典停留,该机被恐怖分子劫持到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并扣留了105人做人质。]

  值得一提的是,本雅明还有一个弟弟叫伊多?内塔尼亚胡,也是总参侦察营的一名战士,退役后成了医生和作家,他的著作《约尼的最后一战》就详细介绍了哥哥约纳坦?内塔尼亚胡在恩德培机场遇难的过程,披露了更多作战细节。

  再来说说听到劫机事件,就放弃养病从家里直奔机场的乌齐?达扬,他是当时的国防部长摩西?达扬的亲侄子,他的父亲在他刚出生不久就在独立战争中阵亡了。以色列实行的是义务兵役制,年满18至29周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作为烈士之后,乌齐?达扬可以不用在作战部队服役,但是他却动用摩西?达扬的关系,进入了最危险的总参侦察营。后来,乌齐?达扬成为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人、国防军副总参谋长。

  关于奥马尔的资料没有搜集到,但可以肯定的是也是一位优秀的军官。

  5

  教训

  以色列特拉维夫卢德机场的反劫机成功,成为世界上首例反劫机取得成功的战例。

  以前,各国政府应对劫机事件基本都是向恐怖分子妥协,满足恐怖分子的要求,一定程度上纵容了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进一步得寸进尺,策划更大的劫机事件。而这次劫机事件,以色列政府没有妥协,武力营救也取得了成功,一方面向恐怖分子表明了政府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向全世界展示了一次成功的反劫机范例,完善了反劫机的战术战法。这次成功的反劫机行动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的地方。

  比如,忧患意识较强,有行动预案。

  这次行动的代号是“同位素”,这并不是以色列临时制定的一个行动方案,而是一系列反劫机行动的代号,其中“同位素1号”是专门针对卢德机场发生劫机事件的行动预案。

  上世纪60年代,以色列的恐怖袭击频发,1968年“黑九月”恐怖组织劫持了以色列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当时以色列政府选择了向恐怖分子妥协,释放了恐怖分子的同伙,这对于一向以强硬著称的以色列来说无疑是一种无奈与屈辱。

  此后,以色列专门针对劫机事件制定了武力营救的“同位素”行动预案,而且根据国内不同机场的情况做了相应的调整,与之对应的就是在“同位素”后面加上阿拉伯数字序号,同时特种部队根据行动预案进行相应的针对性训练。

  可以说,提前制定的预案让这次行动得心应手,节省了大量准备时间,让突击队员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更为重要的临战训练上,这也使得从克拉克发出突击的哨音开始到战斗结束,只用了90秒,突击迅猛高效。

  部队只有两种状态:打仗和准备打仗。战备工作做得好,发生突发事件才不至于慌乱,才能及时应对。

  随着我国国内民航市场越来越大,机场越来越多,航班越来越多,乘客越来越多,飞机型号多种多样,机场规模大小不同,给我们应对机场突发事件带来不小的挑战。这些年我国各大城市的机场都未雨绸缪地举行反劫机演练,这种做法是很好的。

  长春机场2017年“砺剑-6号”反劫机应急综合演练画面。

  比如,欺骗行动多管齐下,成功麻痹恐怖分子。

  反劫机行动重在把握行动时机,谈判一直是世界各国与恐怖分子建立联系的通行做法,一方面可以了解恐怖分子的诉求,更重要的是通过谈判稳定恐怖分子的情绪,为下一步营救行动创造条件。

  不向恐怖分子妥协,武力营救是以色列定好的方针,后面的所有事情只是在给武力营救创造条件。

  *谈判工作做得到位。

  刚开始就是国防部长达扬亲自和恐怖分子对话,以此显示以色列方面的重视。此后恐怖分子又要求用阿拉伯语谈判,以色列方面马上把会说阿拉伯语并且擅长谈判的国家安全总局调研处长科恩从家里紧急召往机场。

  科恩不愧是谈判的专家,在与恐怖分子谈判的过程中一直保持彬彬有礼,安抚恐怖分子的情绪,对于恐怖分子所提的要求,如果突击队可以利用则满足恐怖分子,如果会影响到突击队的救援行动则想尽办法去拖延。

  科恩成功降低了恐怖分子的警惕性,给突击行动创造了条件,争取了准备时间。

  *演技到位。

  之后,以色列又假装释放150名巴勒斯坦游击队员,并在机场跑道上拖出一架飞机,让士兵在候机楼扮演成囚犯,还让几台运输车在跑道上开来开去,这些现象都让恐怖分子认为以色列真的要释放巴勒斯坦游击队员。

  恐怖分子以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事实是以色列方面的欺骗目的达到了。最后突击队员光明正大地穿着航空公司机械师的工作服就占领了突击战位。可以说恐怖分子一步步钻入了以色列方面设计的圈套而不自知。

  长春机场2017年“砺剑-6号”反劫机应急综合演练中排爆科目的演练画面。

  不过,以色列突击队也出现了不该出现的失误。

  最严重的一个失误就是原计划从后门最先突入的7人主攻小组,因为搞反了开舱门的顺序(正确的顺序应该为先打开舱门再登上舷梯,主攻小组却先登上了舷梯再开舱门,从而耽误了进入飞机的时间),最后才进入飞机,这导致第一个进入飞机的突击队员几乎是独自一人面对恐怖分子,给恐怖分子留了充足的时间和空间对人质进行屠杀。好在两个手持手榴弹的女恐怖分子没有像那两个男恐怖分子一样杀人成性,手榴弹没有投出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失误其实完全可以避免。在与敌人遭遇后的战术运用上有一个“三先”原则:即先敌发现,先敌展开,先敌开火。

  我们来看第一个进入飞机的突击队员拉哈米姆,首先被恐怖分子发现,其次没有可利用的遮蔽物,最后是恐怖分子先开枪射击,“三先”里面“一先”也没占到,幸亏恐怖分子没有击中拉哈米姆,如果拉哈米姆被击中,行动很可能面临失败的风险。

  以色列总参侦察营就像一把尖刀一样,出现在以色列最需要的地方。但即便是如此优秀的部队,在刚突入飞机时也是处于劣势的,而且还出现失误,这从侧面反映了反劫机行动的困难。

  而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突击队员最终靠着过硬的军事素质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扭转了局面,说明人最终还是决定行动成败最关键的因素,只有平时反复的练习,不断的训练,才能降低出现失误的概率,提高行动的成功率。

  责任编辑:张迪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林峰百问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2014jianfei.com/3416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